江西体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江西体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4-09 12:20:5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尔德指出,白领工人可以在家里以更低的风险度过疫情这一难关,“假使有需要的话,他们还有带薪病假,并且有医疗保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四周疫情的“水位”很高,但中国的“水位”却很低,时刻都有“大水压顶”的风险。只要中国的“水位”——群体免疫力不提高,我们时刻都处在可能被疫情再次击破的风险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不然,过去三个月在中国发生的事情,似乎只是这场世纪瘟疫大战的序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位于孟买的隔离中心资料图(Getty Images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既然不能消灭这个病毒,解决的方法就只有提高我们自己群体免疫力的“水位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两个关系说明一个重要问题,并不是贫穷国家对新冠病毒有什么抵抗力,而是他们检测能力不够,很多病人没被发现。例如,印度是美国检测能力的1/100,印度的累计病例数大约也是美国的1/100(4314/337933)。印度的卫生应急能力和疾病防控资源远远不如美国,我们没有足够的理由相信,印度的病例总数仅仅只有美国的百分之一。发展中国家表面上风平浪静,实际上则是暗流涌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英国《卫报》9日报道,疫情暴发后,仅仅3周内已有1680万美国人申请了失业救济金,华盛顿经济政策研究所高级经济学家伊莉丝·古尔德(Elise Gould)就此指出,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美国社会日益严重的不平等性,“这不仅是富裕阶层和其他阶层之间的不平等,而且还有就业质量和随之而来的社会保护方面的不平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,现在什么是我们可与病毒讨价还价的资本呢?禁足和隔离曾是我们制胜的法宝,但毕竟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生命和经济代价都很高,而且我们也不会因此而形成全面的永久的免疫屏障,存在随时被病毒再次攻破的危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多类型的工人更有可能感染新冠肺炎,因为他们的工作有很多与公众接触的部分,比如说运输工人、商店店员和护理人员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英国是乞和路线的代表,给了病毒太多的让步。然而,病毒不是人类,不知道乞和什么意思,不会因你的乞和而退兵不战,反而会步步紧逼。其结果是,英国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快速攀升,病死率接近10%,连首相都感染了,还进了ICU。汹涌而来的病人使整个医疗体系面临巨大考验,首相即使病中还不断劝告民众:禁足在家,就是保护国家医疗体系不垮,就是救护生命 (stay at home, protect the NHS and save lives )。